当前位置:安阳学院中医中药在一天中什么时间服用最好
中药在一天中什么时间服用最好
2022-11-15

我们都知道,用药都讲究一个时间,不管是西药还是中药,我们在取药时,医生都会嘱咐我们是在饭前或者饭后使用、甚至早晨还是傍晚。由此看来时间是我们服药最重要的一步。那么中药在一天中有什么最佳的时刻呢?下面小编就带大家了解下中医是如何解释的吧!

涌吐药多宜清晨午前服用。因为“平旦至日中,天之阳,阳中之阳也……此天气在上,人气亦在上……故宜早不宜夜。”对此,历代许多医药家均有实践,如《东医宝鉴》以吐法截疟,所载截疟常山饮、截疟七宝饮等方,尽管其适应证有所不同,但均强调辰已午前用药取吐。

解表发汗药多宜午前服用。元代王好古在《此事难知》中讲道:运用中医汗法,应在中午以前阳分时间。李木延《医学入门》中所载伤寒论发汗解表方,如麻黄汤、桂枝汤、九味羌活汤、葛根解肌汤等,在总论其服药时间时,俱提出:“宜午时前发汗,午后阴分不宜。不但汗药如此,大凡走表透邪药皆如此”。其理由在于此时运用解表药或走表透邪药,可顺应阳气升浮状态,有助药力和疾病的转机向愈。

泻下药多宜午后晚间服用。有人考证《证治准绳》等著作,发现新载的大量医案均指出在运用下法时,要按照“日晡人气收降”的理论,在午后晚间服用。《伤寒论》第198条说:“阳明病,欲解时,从申至戊上”。张子和所创的导水丸、禹功散、通经散、神佑丸等下剂,方后均注明“临卧服”。因午时一阴生,气机开始沉降,此时服用下药,可顺气机的向下趋势而达用药目的。

益气补阳药宜上午或清晨服。李东垣在《脾胃论》《内外伤辨惑论》《兰室秘藏》三书中,针对脾阳下陷的各种病证,制定了补中益气汤、参术调中汤等益气升阳方剂,并都强调应清晨或午前服之,认为此时用药,“药必神效”。其弟子罗天益继承师法,进一步指出益气升阳于午前服之,乃取阳旺之时,使人阳气易达之意。

滋阴养血药宜夜间服。滋阴养血药,包括以滋阴养血为基础的安神、降火、敛阳等药,多宜在夜间服用。据记载:刘河间所制的以养阴降火为主要功效的止痛散;李东垣所制的治阴虚盗汗的当归六黄汤;王肯堂用人乳浸黄柏治水亏火炎之目赤;天王补心丹益血固精宁神养心;麦煎散治阴虚内热之骨蒸等皆注明夜间服。其理在于取阴旺之时,阴药易于发挥效应。

祛水湿药清晨服。如治疗水肿脚气的鸡鸣散,其服药时间在五更;龚廷贤所创的通阳行水、消面肿的沉香快脾丸,亦提出在五更时用葱白或陈皮、桑皮煎汤送服。

安神药宜睡前服。提出此见解的首推许叔微,他所创的镇心安神剂辰砂远志丸、珍珠母丸,均注明应临卧时服。后世医家对安神药的使用多遵此说。近代有人对此服法进行临床观察,亦证实安神药入夜服具有实际意义。

定时发作性疾病宜发前服。如疟疾、五更咳、湿温病等,主要取病势未张时,截除邪路,使药效发挥更佳。

根据现代研究的客观指标择时服药。可按种种激素排泄或环核苷酸代谢的日节律来调整给药时间。例如,对各种肾上腺皮质功能低下的肾(脾)阳虚病证,在应用温补肾(脾)阳方药时,可考虑在肾上腺皮质激素高峰时(上午6~8时)一次给药;对于催乳素、甲状腺素等水平低下的病症,在应用活血通乳或益气养血方药时,又可考虑各高峰期间一次给药;对诸如肿瘤、冠心病、哮喘、牛皮癣等已被阐明两种环核苷酸水平有定向变化的疾病,可考虑分别在其高峰时间(即升高CAMP水平可在15~18时,升高CGMP水平可在23~24小时)给药。

通过以上的分享,相信大家对此都有了一定的了解。中医也存在时辰药理学的理论,坚持在什么时刻服药,能顺应时令的变化,能够让药效发挥的更好,对于我们身体有着非常好的效果哦!所以希望以上的知识能够为大家带来帮助!